遨游

啦啦啦啦啦,我是祖国的好娃娃!

虽然说和图文不符,可是我真的很饿!

我这辈子一定会去的,茫茫黄沙,谁也说不清是什么。 千百年来,更朝换代,绿洲被沙烁覆盖,又被一轮轮的黄沙掩盖。 无数的秘密也深藏地底,我要去挖掘,我想刨开一层层的黄沙,亲手的,一层层的,将沙子吹开,将历史的迷雾吹散。 望着星空,躺在沙漠上,只有辽阔的天际能让我肆意的伸展,触摸沙漠,体会它的温暖以及寒冷。 天地间,独我一人,了却天下事,却又只能与天地对话,不知以后的自己是不是也会觉得寂寞,但却又义无反顾......

自己做的,可买

祖母绿眼睛的猫

        冒着小雨,一路从辅导班抄近道回家,鞋湿的差不多了,撑着紫色的伞穿过铁门,结果伞太大和铁栏一撞,无数的水珠洒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在路过广场的时候看见一只白猫在睡觉,白白一团缩在柱子和盆栽之间,刚好有一块不会被雨淋到的地方,我突然好奇的走了过去,蹲了下来,用雨伞遮住书包和身体后面,我刚蹲下它就醒了,睁开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我发现这是一只流浪...

十一链 西索

“嘀嗒,嘀嗒~” 西索捂着脸,却露出狰狞的笑容“原来你还没死啊……哈哈哈哈哈,太好了,太好了,实在是太好了!” 颤巍巍的伸起手指,指着十一链,就算他身上流再多血,脸再多疤,他也不在乎,杀虐之心一起,地上的扑克牌全部由西索指尖射出的暗黄色的念包围,折掉的边边角角慢慢扭曲,变得锋利。 “红桃A,便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礼物,真正属于你的!”西索眼中闪过一抹痛色,一闪而过,完全被口中冰冷的话语给遮掩。 呼~ 红月当天,是杀虐还是凄惨的别离…… 摇摇手中的本命窸窣链,十一链深吸了口气,“既然你无情,我便也不留情了!看是你死,还是我亡罢!”以往情谊,就让它深埋吧。 同样被念包围的窸窣链全体随着紫色的射光飞...

唰!
一张小丑牌从他泛着冷光的金属手镯中抽出,坚利的棱角似是要在西索俊逸的眉毛上画一笔。
充血的双眼此时细细的眯着,紧盯着十一链,猎豹似迈着猫步直直的走向坐在崖下的他,鞋子的铃铛随着西索向猎物一步步的靠近,在无形的压迫中“铃铃”的响。
“啧啧,还没尽兴呢~这可怎么办好呀,嗯?”弯下腰,西索手中的扑克牌又多了一张,这次是桃心A。
修长的手指划过十一链的脸,突然手指用力捏住了他的下巴。
“嗯哼~无趣的猎物,一点一不好玩,要不我杀了你吧!嗯?十一链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"另一只手捂住脸狂笑的西索露出来狰狞的笑容。
唔!震静的十一链突然睁大了眼睛,因为他感觉到眼前这个魔术师装扮的男人周围出...

黑夜结束,黎明到来【第一章】

[朝晚新闻为您报道,最诚信流星雨——双子座流星雨将于明天凌晨北京时间2点,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有机会看见,许多天文爱好者已聚集在长白度假区,相信这又会是一次难忘的流星雨……]听着电视里的新闻,陆维维叼着笔,研究着书里的内容。
        一页页纸翻过,每名精神病人的情况都在陆维维的脑里重复了一遍。有暴力倾向的,幻想的,以及一些看似正常却被送进精神病院的,有男有女,年龄最大者76岁,年龄最小者7岁。有些眼神浑浊,但是个别的眼神却比普通人都要清晰。这些人的资料都被她扯下装进了黑色袋子。
    ...

1 / 4

© 遨游 | Powered by LOFTER